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真遥】今天是谁的婚礼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OOC OOC OOC
※就是小两口结婚现场
※Bug超多的婚礼



“哇——这个蛋糕超好吃!怜快拍!”叶月渚粉色的波点领带被奶黄色的西装包裹在胸前,盘子里堆满了长桌上的蛋糕,草莓口味的占据了大多数位置。
“我说渚,婚礼还没有开始,吃这么多等下会吃不下饭的。”龙崎怜拿着便携式摄影机扶额,为了参加好友的婚礼今天早上还拉着叶月渚特意去做的发型
“我觉得怜的西装太老土啦。”
与叶月渚身上亮色的西装比起来,龙崎怜藏蓝色西装就显得正式了许多。

“什么啊,婚礼当然要重视啊!更何况是前辈们的婚礼。”

叶月渚用叉子插起一块蛋糕,无辜可怜的眼神乞求下,龙崎怜只好张开嘴接受草莓蛋糕。

!!
“超好吃!”
“对吧对吧!”


“宗介你也太慢了吧。”松冈凛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暗红色的西装,领带被佩戴着整理的棱角分明,显示着主人有多重视。
“事情太多了,抱歉。”山崎宗介从抽屉拿出一块表,戴上后打量了一番。

“这块表配吗。”黑色的西装与银色表盘的钻石手表相配,山崎宗介用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

“嗯好看好看,快点走吧。”

松冈凛帮山崎宗介调整好领带关上灯,拉着山崎宗介快步离开公司的化妆间。




“遥前辈有点紧张吧。”松冈江和天方老师穿着礼服手挽着手,坐在沙发上。

“还好。”七濑遥用手把一撮不合群的头发顺了顺,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

“没事的,都会紧张的,放轻松点前辈。”

七濑遥拥有健硕的身材,婚礼前更是注意饮食,身着纯白的西装,领带是银色丝绸制,修双腿被白色的西裤衬得修长。在松冈江和老师一番打扮下,化上了淡妆,俊俏的脸显得更加精致。


“七濑前辈新婚快乐!”御子柴百太郎拉着一群鲛柄前辈后辈进入七濑遥的化妆间。
“百百!婚礼还没开始应该要在外面等啦!”似鸟爱慌慌张张地阻止。

“没关系,谢谢。”七濑遥起身打招呼
“江今天超漂亮的!”

松冈江一身黑色礼服,长发被盘在了头上,两缕头发搭肩上,淑女气息大增。

“诶,哥哥说他们已经到了。”说着松冈江打开手机里的简讯。
“真是的,凛前辈他们好慢啊,我刚刚都和渚他们比赛吃了一次蛋糕呢。”
“百太郎也就这时候特别厉害,不过累计太多脂肪会加大阻力啊。”御子柴部长用胳臂勒住百太郎,笑声在小小的化妆间回荡。

面对吵吵闹闹的一群朋友,七濑遥也被感染,轻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该去找凛了。”

松冈江推着鲛柄的各位走出化妆间。

“遥自己准备一下吧,婚礼要开始了。”

天方老师从手提包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放在桌上。

“是大家凑钱送你们的礼物。”

七濑遥疑惑地打开盒子,是一对海豚形状的袖口钮。




“哟,凛,宗介。”
御子柴朝正在名册上签字的两人打招呼。
“哥哥你迟到了。”

“小凛!”
叶月渚端着盘子朝着松冈凛两人挥手。

“大家朝这里笑一笑。”
龙崎怜并没有忘记自己摄影师的身份,拿着摄影机镜头朝大家扫了一边。

“我说怜,你也和渚一起闹吗。”
“嗯?”
龙崎怜抬头,看到山崎宗介指着自己的嘴角,用手一摸,是奶油。

“小怜还跟小孩子一样。”
“还不是渚影响我!”

“好啦好啦,真琴那份我已经送出去了,大家该入座了。”

天方老师和大家相视一笑。




教堂的规模不是很大,来宾只有挚友们和双方家属,莲和兰穿着花童的衣服站在红毯两旁扔着玫瑰花瓣。

“喂喂!莲不能一下子扔太多啦!”


橘真琴看着眼前的弟弟妹妹打闹,双眼充满怜爱。


厚重的木门被推开,七濑遥拿着一束蓝色的玫瑰走进教堂,眼前的橘真琴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西装,等待着自己走到面前。


“很好看,遥。”
“啰嗦。”
七濑遥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交换戒指吧!”
天方老师拿着两个蓝色绒制盒子,放着银色的对戒。

“袖口?”
“嗯,是虎鲸。”
“我的是海豚。”
“是他们的惊喜。”

戒指已经戴上,冰凉的感觉让七濑遥有点感觉不太真实。

“接吻!”
叶月渚突然大喊一声,御子柴百太郎顺势也站起来。
“先丢捧花吧!我一定会接到的!江的新郎一定是我!”
“哥哥还没有同意!江一定是我的新娘!”
“我这个哥哥还没有说话呢你们俩!”

天方老师接到了捧花。

准备放VCR的笹部教练动作开始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天方老师会嫁出去了啊~”
叶月渚夺过龙崎怜的摄像机来了个特写。



“真好啊。”
橘真琴的看着大家,手抚上了戒指。
“真琴。”
“嗯?”

七濑遥掰过橘真琴的头接吻,大家突然安静,又突然爆发出尖叫。

“糟糕!没有拍到!”

龙崎怜的摄像头依旧对着惊讶的叶月渚。


“一,二,三。”


“祝真琴和遥新婚快乐!!”


END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