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这次FREE我真的生气了

【社乱】樱桃梗[上]




“诶——福泽先生真是无趣。”
江户川乱步坐在福泽谕吉办公桌的对面把手中烤年糕拉长再放入嘴中。
“乱步,吃年糕的时候不要说话。”
福泽谕吉没有抬起头的意思,目不斜视地盯着手中的文件,情人节被江户川乱步拉着出去玩了一圈,仅仅只有一天,累计下的文件也堆成了一座小山。



打开一罐汽水,江户川乱步眯着眼盯着面前工作的恋人。
“福泽先生工作的时候真是帅气啊。”

发自内心的话直白又可爱。
尾音上翘,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嘴唇,诱人且可口的样子。即使已经二十六岁,顶着一副童颜,福泽谕吉每每亲吻时都觉得是在犯罪。



“福泽先生很无趣。”
第一次重复,语气染上了一点怒意。江户川乱步翘起修长的双腿,晃动着脚尖,双手抱胸等待着面前这个工作狂的反应。
“昨天陪你去了游乐园,不满意?”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福泽先生三百六十四天都在工作,昨天还是我硬拉着你出去。”


江户川乱步昨天吃遍了整个游乐园的零食和小吃,最后居然还拉着自己去吃了好几碗红豆汤。



面前的人终于抬起头看着自己,叹了口气。今天侦探社休息,也就是说此刻这件小小的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福泽谕吉散落在肩头的长发还被江户川乱步扎成了辫子,但福泽谕吉没有摘下皮筋。


“不做些什么太无趣了,不是吗。”
第二次重复,福泽谕吉感觉江户川乱步是真的有一点不耐烦了。



江户川乱步看到与谢野晶子放在桌上的新购入的樱桃,勾起嘴角。
“呐——福泽先生,我最近学了一个很厉害的技能。”



语毕,江户川乱步拿起一颗樱桃,把樱桃梗与果肉身分离,再用舌尖把樱桃梗勾入嘴中。



脚尖也同时伸向办公桌另一头,隔着布料磨蹭着福泽谕吉的下体,双手撑着头,嘴里还在搅动着樱桃梗,双眸染上了情欲。

福泽谕吉终于合上文件夹,呼吸的频率被打乱。


两人相识,安静的小空间除了布料摩挲的声音,心跳有一点大声。



江户川乱步突然停下脚上的动作,把口中的樱桃梗取出,一个漂亮的结,一个明显的性暗示。


“很厉害吧,福泽先生不想试试吗。”
江户川乱步把樱桃梗放在托盘上,绕过木质办公桌把福泽谕吉的椅子转向自己,跨坐了上去。


恋人今天很不对劲。福泽谕吉的观察力很好,自然会发现今天的乱步比平常更粘人,假日一般会待在家里一边看书一边吃粗点心,今天居然和自己一样早起,走路的距离都比平常近了一点。


“乱步,我说过——”
“福泽先生,我不是小孩子了。”

江户川乱步抚上福泽谕吉的肩膀,动作缓慢,江户川乱步似乎早就知道福泽谕吉要说的下一句话,抢先一步在他的耳边低语。

江户川乱步是个愿意主动示爱的人,对福泽谕吉的爱早就在十四岁开始生根发芽,但是福泽谕吉简直是个木头脑袋,确认恋爱关系都耗费这个名侦探大把的脑细胞。

“明明已经是恋人,明明已经属于对方,为什么福泽先生还是不肯碰我,连接吻也要征询我的同意。”
没有平时孩子气的语调,福泽谕吉也一时慌了手脚,江户川乱步低着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每天都想福泽先生多碰碰我,做出格是事情也可以。”

“只要是福泽先生,什么事都无所谓。”


福泽谕吉心疼不已,自己爱护十几年的人向自己发出这种抗议,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畏首畏尾。

年龄的差距也是其中一个因素,自己一定会比江户川乱步先离开,他不希望江户川乱步在自己身上投入太多感情,可惜这段感情愈演愈烈,深陷泥潭而无法抽离。


“乱步,你看着我。”福泽谕吉抬起头,指尖拭去眼泪。
“我很珍惜你。”

“那有这句话就够了。”
江户川乱步猛地贴上福泽谕吉的唇,口中的绿茶味和汽水味交融,今天的绿茶稍微有一点浓,江户川乱步没有把握好量,不小心多撒了一点茶叶。

两人的下身已经都有了反应,江户川乱步环抱着福泽谕吉。


“乱步你今天很不对劲。”
福泽谕吉拉下江户川乱步的裤子拉链,已经完全勃起了。

“非得比喻的话,应该是猫的发情期到了吧,都是福泽先生让我等太久了。”

福泽谕吉的和服和被完全解开,江户川乱步在锁骨间用手指打转。

“乱步,我教过你了,大人要对所作所为负责。”

隐意,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因为你诱惑我而挑起的。

TBC


可能!会有下篇!!那下篇就是R了!!

【轰出】英雄的独家采访

劲爆:英雄焦冻和英雄人偶公开秀恩爱!绝不能错过的独家采访。

Q是主持人 S是轰 M是绿谷
※OOC

※两人交往决定结婚 已经是职业英雄
※前篇走评论




Q:啊两位是第一次以情侣的身份接受采访呢。
M:上次看到焦冻那篇采访还挺不好意思的……为了防止他再无意间说出什么太过出格的话语,我也接受了邀请。
S:没有出格,都是真心话。
M:焦冻!



Q:既然今天是二位的情侣专场,我们准备的题目尺度也会慢慢提升,如果不想回答的话Pass就可以了。
M:焦冻听到了吗。
S:……



Q:请问人偶在家一般怎么称呼焦冻呢。
M:我还是保持着称焦冻的姓,但其实在姓和名之间的切换已经无所谓了,叫什么他都会回应我。
S:人偶因为工作的原因无法改姓,所以我觉得作为补偿,之后直接称呼为「亲爱的」又或是「老公」之类的词,以上都是不错的选择。



Q:请问焦冻,人偶在家的样子和平常工作的样子有差别吗。
S:很不一样,人偶在大家的面前一直是一个很给人安全感的英雄,但是卸下另一个身份,作为爱人,他在家的样子没有防备,经常被我偷袭到,让人感觉很好欺负。
M:什么啊!
S:人偶穿玩偶睡衣的样子特别可爱。
M:好了!



Q:请问人偶,焦冻在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吗。
A:焦冻好像……没有吧。
S:人偶有。
S:诶……
附图:人偶的右手发力,让焦冻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Smash”




Q:两人在和对方相恋之前有别的伴侣吗。
M:我桃花运一直不是太好,所以焦冻是初恋。
S:有哦。
Q:是圈里人?
S:现在还是自己人。
Q:所以焦冻的初恋到结婚对象都是人偶吧。
M:那你就好好讲不就好了。
S:人偶还有另一个平凡的身份啊。
M:……败给你了。




Q:两人有H过吗。
A/S:当然啊。



Q:第一次H的场所是?
M:焦冻……真的要说吗……
S:说了的话雄英的老师会骂人吧。
M:那……Pass好了。
Q:……二位,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Q:两人当时紧张吗。
M:已经到这么刺激的地方了吗。
S:这个问题我们自己知道就好。



Q:双方的父母有干涉过这段恋情吗。
A:没有哦,妈妈很支持我,说焦冻是个很好的人。
S:混蛋老爸没意见,而且姐姐很喜欢人偶,叫我要好好对他。



Q:两人的婚礼大概订在什么时候呢。
M:我是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也没有要求,简单就好了,但是焦冻家比较注重礼节,所以一切事情都是焦冻家里在安排。
S:哥哥姐姐还有混蛋老爸在家里筹备婚礼的事情了,毕竟要办一场日式的还有一场西式的,要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去安排。



Q:两人已经走过漫长的岁月,有什么想对讲来说吗。
S/M: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END

置顶2.0


我是花枝!你好!

小英雄/文豪野犬/FREE/冰上的尤里/凹凸世界

真遥/轰出/社乱/芥敦/维勇

目前主写真遥

谢谢你的每一次阅读!谢谢你的小红心小手手和评论!

花枝的个人归档

真遥


成年后系列

今天是谁的婚礼

爱妻便当

七濑家训

关于粉丝寄来的礼物


霍格沃兹pa[连载]

[1]


小时候系列[连载]

[1]


H

口X


日常短篇系列

[1]


同居三十题(准备中)


轰出


同居三十题系列[连载]

[1-3]  [4-6]  [7-9]


短篇系列

是绿谷的初恋

关于英雄焦冻的专访


偶尔同居系列[连载]

[0-1] [2-3]

以上 谢谢阅读(花枝鞠躬



【真遥】今天是谁的婚礼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OOC OOC OOC
※就是小两口结婚现场
※Bug超多的婚礼



“哇——这个蛋糕超好吃!怜快拍!”叶月渚粉色的波点领带被奶黄色的西装包裹在胸前,盘子里堆满了长桌上的蛋糕,草莓口味的占据了大多数位置。
“我说渚,婚礼还没有开始,吃这么多等下会吃不下饭的。”龙崎怜拿着便携式摄影机扶额,为了参加好友的婚礼今天早上还拉着叶月渚特意去做的发型
“我觉得怜的西装太老土啦。”
与叶月渚身上亮色的西装比起来,龙崎怜藏蓝色西装就显得正式了许多。

“什么啊,婚礼当然要重视啊!更何况是前辈们的婚礼。”

叶月渚用叉子插起一块蛋糕,无辜可怜的眼神乞求下,龙崎怜只好张开嘴接受草莓蛋糕。

!!
“超好吃!”
“对吧对吧!”


“宗介你也太慢了吧。”松冈凛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暗红色的西装,领带被佩戴着整理的棱角分明,显示着主人有多重视。
“事情太多了,抱歉。”山崎宗介从抽屉拿出一块表,戴上后打量了一番。

“这块表配吗。”黑色的西装与银色表盘的钻石手表相配,山崎宗介用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

“嗯好看好看,快点走吧。”

松冈凛帮山崎宗介调整好领带关上灯,拉着山崎宗介快步离开公司的化妆间。




“遥前辈有点紧张吧。”松冈江和天方老师穿着礼服手挽着手,坐在沙发上。

“还好。”七濑遥用手把一撮不合群的头发顺了顺,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

“没事的,都会紧张的,放轻松点前辈。”

七濑遥拥有健硕的身材,婚礼前更是注意饮食,身着纯白的西装,领带是银色丝绸制,修双腿被白色的西裤衬得修长。在松冈江和老师一番打扮下,化上了淡妆,俊俏的脸显得更加精致。


“七濑前辈新婚快乐!”御子柴百太郎拉着一群鲛柄前辈后辈进入七濑遥的化妆间。
“百百!婚礼还没开始应该要在外面等啦!”似鸟爱慌慌张张地阻止。

“没关系,谢谢。”七濑遥起身打招呼
“江今天超漂亮的!”

松冈江一身黑色礼服,长发被盘在了头上,两缕头发搭肩上,淑女气息大增。

“诶,哥哥说他们已经到了。”说着松冈江打开手机里的简讯。
“真是的,凛前辈他们好慢啊,我刚刚都和渚他们比赛吃了一次蛋糕呢。”
“百太郎也就这时候特别厉害,不过累计太多脂肪会加大阻力啊。”御子柴部长用胳臂勒住百太郎,笑声在小小的化妆间回荡。

面对吵吵闹闹的一群朋友,七濑遥也被感染,轻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该去找凛了。”

松冈江推着鲛柄的各位走出化妆间。

“遥自己准备一下吧,婚礼要开始了。”

天方老师从手提包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放在桌上。

“是大家凑钱送你们的礼物。”

七濑遥疑惑地打开盒子,是一对海豚形状的袖口钮。




“哟,凛,宗介。”
御子柴朝正在名册上签字的两人打招呼。
“哥哥你迟到了。”

“小凛!”
叶月渚端着盘子朝着松冈凛两人挥手。

“大家朝这里笑一笑。”
龙崎怜并没有忘记自己摄影师的身份,拿着摄影机镜头朝大家扫了一边。

“我说怜,你也和渚一起闹吗。”
“嗯?”
龙崎怜抬头,看到山崎宗介指着自己的嘴角,用手一摸,是奶油。

“小怜还跟小孩子一样。”
“还不是渚影响我!”

“好啦好啦,真琴那份我已经送出去了,大家该入座了。”

天方老师和大家相视一笑。




教堂的规模不是很大,来宾只有挚友们和双方家属,莲和兰穿着花童的衣服站在红毯两旁扔着玫瑰花瓣。

“喂喂!莲不能一下子扔太多啦!”


橘真琴看着眼前的弟弟妹妹打闹,双眼充满怜爱。


厚重的木门被推开,七濑遥拿着一束蓝色的玫瑰走进教堂,眼前的橘真琴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西装,等待着自己走到面前。


“很好看,遥。”
“啰嗦。”
七濑遥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交换戒指吧!”
天方老师拿着两个蓝色绒制盒子,放着银色的对戒。

“袖口?”
“嗯,是虎鲸。”
“我的是海豚。”
“是他们的惊喜。”

戒指已经戴上,冰凉的感觉让七濑遥有点感觉不太真实。

“接吻!”
叶月渚突然大喊一声,御子柴百太郎顺势也站起来。
“先丢捧花吧!我一定会接到的!江的新郎一定是我!”
“哥哥还没有同意!江一定是我的新娘!”
“我这个哥哥还没有说话呢你们俩!”

天方老师接到了捧花。

准备放VCR的笹部教练动作开始变得扭扭捏捏起来。


“天方老师会嫁出去了啊~”
叶月渚夺过龙崎怜的摄像机来了个特写。



“真好啊。”
橘真琴的看着大家,手抚上了戒指。
“真琴。”
“嗯?”

七濑遥掰过橘真琴的头接吻,大家突然安静,又突然爆发出尖叫。

“糟糕!没有拍到!”

龙崎怜的摄像头依旧对着惊讶的叶月渚。


“一,二,三。”


“祝真琴和遥新婚快乐!!”


END

【真遥】爱妻便当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设定是七濑遥是职业游泳运动员,橘真琴已经是幼师。

※OOC





七濑遥失去了他的枕头。

准确来说是,松冈凛家的猫让他失去了他的枕头。


“……”

“史蒂夫快道歉。”松冈凛嚼着蛋糕把胖成球的猫头往下压了压。

“要不等下就去买一个吧。”

真琴拿着七濑被挠出两条裂缝的枕头,有几搓棉花已经穿过缝隙露出来了。


“从小用到大的枕头被……”


松冈凛带着猫来做例行的身体检查,顺带带着点心拜访橘真琴和七濑遥,谁知道史蒂夫在松冈家不曾跳过几次,橘真琴一打开笼子,史蒂夫就迈着步子跳到阳台的晾衣板上挠了两下,等到三个人追出去的时候,只有七濑遥的枕头受到攻击。


“抱歉啊遥,我出钱买枕头。”松冈凛双手合十低下头。

“不是钱的问题……”

“遥现在心情很复杂呢……”

橘真琴看着七濑遥抱着枕头,表情欲哭无泪,还碎碎念说没想到和你会有分开的一天。


“这个太软了。”

“这个太大了,会把真琴的位置挤掉。”

“这个……”


“就选这个吧,遥。”


“诶?为什么。”


橘真琴突然凑到七濑遥耳边。

“这个软硬很适合,而且大小刚好垫着遥的腰。”


“那——那就选这个好了。”

七濑遥拿了一个新的枕头拉着松冈凛付钱。


遥的耳朵变红了,真可爱。


挑完枕头已经接近黄昏时刻,松冈凛不得不佩服七濑遥的倔强,找一个条件一定要全部条件都达标的枕头太难了。

“那下次见吧凛,史蒂夫也再见。”

橘真琴提着晚餐的食材和松冈凛道别。



“以后也要好好相处。”七濑遥套上和橘真琴一样的枕套,把枕头放在了橘真琴的枕头旁边,鞠了躬。


“第一天一定用不习惯新枕头吧。”橘真琴擦着头发走到七濑遥旁边。

“今晚肯定睡不好。”七濑遥用手按了按枕头,试了试软硬。

“不过还好最近是无赛期,就算睡不好也可以晚起。”


橘真琴坐在床沿,张开双手示意七濑遥过来。七濑遥跨坐在橘真琴腿上,食指绕着橘真琴的发梢打转,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和自己一样,多了一份安心的感觉。


“睡吧。”


果然,新的枕头有一点不太适应,橘真琴半夜醒来,就看到七濑遥的脖子枕着自己的枕头,又有往自己枕头上靠的趋势,而且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不习惯吗。”

“没事,我不困。”

七濑遥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橘真琴顺势也撑着身体起来,却被七濑遥的双手压了回去。


“真琴明天应该有游泳班吧,在泳池旁打瞌睡很危险的。”

“可是我想陪你。”


“我去客厅看一会书。”

橘真琴点点头,把放在七濑遥枕边的外套拿起来,严严实实地帮他扣上扣子。

“不要着凉,要是听到遥打喷嚏我就会生气。”


橘真琴低头帮七濑遥扣扣子还不忘装装凶。

“嗯。”

七濑遥又帮橘真琴掖好被子,轻轻关上门。



又看完了一本书。

七濑遥拉开窗帘的一部分,天微微亮了,他才注意到电子钟已经显示5:20的字样。


“今天就帮真琴做便当吧。”

七濑遥把书放回书柜,木质相框内放着两人小时候的照片,七濑遥嘴角情不自禁上扬,溢出无限温柔。


有真琴陪着,太好了。



油烧的微微热,把红色的章鱼香肠丢进锅中,旁边的炉灶正开着中火炖着牛肉和土豆,水池中的过滤盆里还放着刚刚洗好的萝卜和西蓝花,水珠在晨光下发亮,烤面包机才刚刚放上面包片被按下,牛奶在冰箱里等待越入玻璃杯。


七濑遥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套着有点孩子气的围裙,拿着烹饪用的长筷子翻动着尾部的章鱼脚形状已经完成的香肠。


房间的闹钟已经响了,橘真琴才刚刚抬起手按掉闹钟,油的滋滋声已经穿入耳内。




橘真琴洗漱完就踏着小碎步进入厨房,从后方环住正在装盘的七濑遥。

“早安,遥。”

“早安。”七濑遥端着放着吐司的盘子对橘真琴微笑,仰起头亲了橘真琴的侧脸。


“今天给你做了便当。”七濑遥撑着头看着橘真琴帮自己抹好果酱,尾音带着一点倦意。

“遥吃完早饭再去睡一会吧。”

橘真琴注意到与七濑遥白皙皮肤鲜明对比的青色眼圈。

“不看看便当盒吗。”

七濑遥叼着吐司倒牛奶,一副期待被好好表扬的样子。


橘真琴把自己的玻璃杯递过去就打开便当盒,映入眼帘后就发出了一声惊叹。

“遥的厨艺果然很棒。”

配色和营养两方面都兼顾,因为带到会有很多小朋友的儿童游泳班休息的时候吃,旁边还放着一盒比较小盒的保鲜盒,里面放着兔子形的苹果,为了防止氧化,似乎包了几层保鲜膜。


“我起床后去找你。”






“哇!橘教练的便当好可爱!”

休息室的小朋友围在橘真琴旁被便当盒里的菜色吸引。


“是女朋友做的吗!”不知道哪个早熟的小女生开口,起哄声四起。


“是啊,他很厉害吧。”

“那就是爱妻便当!妈妈说能吃到爱妻便当的老公都很幸福!”


“这边还有他给你们的苹果哦。”橘真琴打开保鲜盒,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马上就一扫而空。

“真琴。”

“你来了啊。”七濑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橘真琴旁边。

“我都听到了。”

“对吧,爱妻便当。”

“什么啊……”


七濑遥害羞地别过头,看到孩子们吃着自己的苹果,心里被一种温暖的感觉装满。


七濑遥下午也换好泳裤,在橘真琴旁边指导儿童班的孩子们。


“真琴很喜欢小孩吧。”

橘真琴吞下一口水,看着七濑遥。


“嗯,很喜欢。”

“我也是……”

“那,等经济稳定之后,去领养吧。”


七濑遥比被橘真琴求婚那时候更震惊,看到橘真琴认真的眼神,毫不犹豫的回答——

“嗯!”


“不过爱妻便当不可以忘记哦。”





七濑遥在睡前祈祷枕头要对自己好一点后,躺下去。


“诶?”

“枕头我换回去啦,今天趁着你做晚饭的时候补好了。”




END


【真遥】无题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就是口X
是H
是H
是H!!!!
不喜不要点!!

链接走评论

【真遥】霍格沃兹恋爱史[1]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霍格沃兹pa 很OOC
※可能很多Bug 感谢提出 会努力更正
※二改 谢谢阅读啵啵








1.

“我想想……果然要买好多东西啊。”橘真琴拿着霍格沃兹超长的采购单在人群中穿梭,为了避免和自己一样是第一次来对角巷的七濑遥走散,两个十一岁的小巫师手牵着手好奇地看着周围的商店。

那边突然蹦射出的火花,成年巫师终于可以在校外使用魔法,挥动着魔杖帮助妇人移动盆栽。

七濑遥和橘真琴是不折不扣的纯血巫师,两人从小就凑在一起研究到底哪支魁地奇球队更酷,向往着能亲眼目睹火龙。

到了入学的年龄,两人也同时毫无悬念地收到了猫头鹰送来的入学通知书,虽然知道自己一定会入学,但橘真琴还是抱着七濑遥转了好几圈才拿着被揉皱的入学通知跑向厨房给妈妈看。

“我也要和妈妈一样变成巫师啦!”



“那,随便先挑一个开始吧。”七濑遥也扯开绑着羊皮纸的入学物品单,周围嘈杂的一切让他烦躁,指着“巫师袍”这一栏,就拉着橘真琴走进摩金夫人的长袍店。

“欢迎你们,我猜猜,是霍格沃兹的新鲜血液,那么,先来量量三围怎么样,孩子?”铜制铃铛与木门碰撞,七濑遥还未开口就被地板一格接一格犹如海浪一般托到了矮凳上,几根魔法卷尺快速跳跃着,摩金手上的羽毛笔也没有停下来过。

“是个身材不错的孩子,下一个。”

被点到名的橘真琴紧张到同手同脚,踩上矮凳,僵硬地打开双臂,下一刻就被软尺测量时触碰到敏感点,拼命保持着姿势,小脸憋地通红。
“放松点孩子,卷尺没有那么可怕。”
卷尺也亲昵地用金属制的顶部戳了戳橘真琴的脸以友好,在一旁看着的七濑遥噗嗤地笑出了声,扭过了头。

“你好像很紧张嘛。”七濑遥咬了一口奶油甜筒,舔掉了上面的跳跳糖,是很常见的甜品。
“遥你刚才太过分了。”橘真琴鼓着嘴一口气吃光了冰淇淋上所有的松子,大力地嚼着,似乎在向表示自己的小脾气。
“明明是真琴的样子太奇怪了。”七濑遥笑着低下了头,把甜筒最后一部分留给爱吃巧克力的橘真琴,又打开了羊皮卷。
“现在离奥利凡德的魔杖店很近,走吧。”七濑遥从石阶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的灰尘,伸出手把橘真琴也拉起来。

“听说挑魔杖很有趣。”橘真琴奋力地咀嚼着脆皮巧克力。



“试试这根,橘先生。”
奥利凡德从梯子上小心地爬下来,双手把魔杖递给了橘真琴。
橘真琴咽下一口口水,紧张地看着魔杖,奥利凡德开口。
“挥动它,对着铃铛怎么样?”
奥利凡德一边示范着挥动的动作,一边指向挂在柜子旁的铃铛。
橘真琴拿着魔杖指向了铃铛,刺耳的碰撞声充斥着小小空间。

“橘先生,快放下!”
奥利凡德大声地喊着,似乎想盖过铃铛的声音,橘真琴咬着牙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把魔杖小心翼翼地放在台上。

终于,一束金色的光闪耀后,橘真琴终于找到了适合的魔杖。

“十二公分长,独角兽羽毛芯,栗树制,看来你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很喜欢动物?”奥利凡德把魔杖递给橘真琴。

“嗯。很喜欢。”

橘真琴抚摸着魔杖,说起动物,不禁想起石阶上的白色猫,魔杖选主人果然永远都不会错。

“那么,到你了,孩子。”

七濑遥起身,橘真琴站到一旁时还给七濑遥打气。


奥利凡德转身抽出一盒魔杖,“或许落叶松会适合你。”

七濑遥接过魔杖,对着玻璃一甩,玻璃碎片撒了一地,奥利凡德急忙抽出自己的魔杖制止。

“恢复如初!”

七濑遥对手上的魔杖望而生畏,小心翼翼地放回了丝绸盒里。

奥利凡德托着下巴凑近七濑遥仔细观察,转动着银白色的眼球,过了数十秒发出了啊的声音,转身抽出了另一个盒子。

“七濑先生,试试这根。”

七濑遥对魔杖可以说开始有些害怕,轻轻地拿起,不知所措地看向奥利凡德。

“挥动即可。”
奥利凡德抬抬手,指着他们背后的书柜,七濑遥把一口气呼到底,指向了拥有红色书籍的书。

厚厚的古书立马弹向七濑遥,身后的木台出现了裂痕,还好他闪避地快,不然脸上肯定会出现通红的一道痕迹。

“遥!没事吧。”
橘真琴在一旁看七濑遥选魔杖心脏怦怦跳,拿着魔杖的那只手一定布满手汗。

“还好……”
七濑遥有些想放弃选魔杖这件事了。

奥利凡德又抽出来几盒,不是让木地板变成草坪,就是让玻璃高脚杯碎的四分五裂,七濑遥甩了甩酸痛的右手,看着奥利凡德再次拿出的魔杖。

这根魔杖的花纹精致漂亮,让七濑遥有着很微妙的感觉。


“试试这根。”
奥利凡德完全没有因为七濑遥没有找到匹配的魔杖而烦躁,兴致反倒越来越高。

七濑遥接过魔杖,和橘真琴魔杖配对一样的场景,一种不可思议又无法描述的感觉贯通全身。

七濑遥甩了甩魔杖,一束金色的火花绕着七濑遥转了一圈。

“太完美,十二英寸长,内芯是一只拥有海一般颜色的凤凰掉下的羽毛。榛子木制,很适合有下水能力的孩子。它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要好好相处。”

奥利凡德露出笑容,布满皱纹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两个人拿着魔杖走出奥利凡德的魔杖店都不禁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呢……”橘真琴看着七濑遥手中的魔杖苦笑。
“……”七濑遥发誓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了。

买完坩埚一类杂碎的小东西,两个人看着清单,只剩下最后一项:一只猫头鹰/一只猫/一只蟾蜍。


“遥想选什么呢。”
橘真琴在猫头鹰和猫之间难以选择,转向了七濑遥。
“不可以选海豚吗。”七濑遥皱着眉头盯着羊皮纸。
“不可以啦,再说了,海豚要怎么送信啊。”

“那就这只猫头鹰吧。”七濑遥指着一只棕色的猫头鹰,那只猫头鹰眼神竟然和七濑遥有几分神似。

“遥不是也很喜欢猫吗。”
“如果不能和真琴一个学院,我觉得猫头鹰更好。”七濑遥提起笼子就去付钱。
橘真琴看着七濑遥的背影,内心变得有些复杂。

“不在一个学院……”
橘真琴从小就没和七濑遥分开过几天,天天腻在一起玩,对方的喜好习惯底线都知道,如果分开,一下子肯定就会不适应。



两个孩子终于采购完毕,走向对角巷的出口。

“真琴怎么也选了猫头鹰,我还以为你会选猫。”七濑遥认为橘真琴天生有一种吸引猫的体质。

“如果不在一个学院,猫恐怕很难送信吧。”橘真琴抬起头和笼中的雪白色猫头鹰对视。

“希望你的猫头鹰别派上这种用场。”
“嗯,但愿吧。”


TBC

①Chestnut 栗树
这是一种非常多才多艺的木质,它的特性根据魔杖的内芯而变化多端,并且受魔杖持有人的个性影响。适合这种魔杖的巫师深谙魔法生物的驯服技巧,拥有极强的魔药天赋,天生擅长飞行术。但是,当栗木配以龙芯时,适合他们的主人有些过于沉溺奢侈品和物质享受,并且并不太在意他们的获取方式。相对的,连续三位威森加摩的领导人拥有栗木独角兽芯魔杖,这种组合的魔杖显示出对正义行为的特殊癖好。

真琴在原作中和石阶上的猫关系很好,对动物有着特殊的吸引,心里没有坏念头。栗树配独角兽芯的魔杖一定很适合他。

②Hazel 榛子树
一种敏感的魔杖,榛子木魔杖经常映射出他们主人的情绪,他们和那些可以理解自己并且控制自己内心情感的主人配合最为默契。主人之外的使用者必须格外小心,因为如果他的主人最近心情欠佳或者遭受了巨大的情感挫折,榛子木魔杖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吸收并释放这种负面情绪。除去那些微笑的不便之处,榛子木魔杖也有好的一面。他们可以胜任技巧娴熟的高超魔法,并且全心全意为他们主人奉献直到主人去世而‘枯萎’。榛子木魔杖同时拥有独特的寻找地下水的能力,如果经过隐蔽的泉水火井,他们会释放出银色的如同泪水般形状的烟雾。

榛子树的性质很适合喜爱水的遥,遥在原作中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感情但感情丰富的人物,经常把复杂的情感埋藏在心里,在真琴和其他朋友的引导下才慢慢发泄出来。

资料来自网络

【真遥】七濑家训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ooc 设定是大学时期

※啵啵谢谢阅读


继真琴第二次期末被大学好友拉去喝个烂醉回来后,冰箱上多了一张家训。

“不许去喝酒!”


“最喜欢小遥啦。”七濑遥再接通第三次橘真琴的来电后,就知道应该换衣服去接人了。
“你在哪。”
“在小遥心里~”
七濑遥怒火瞬间被橘真琴酒后真言消去一般,语调温柔了不少。
“嗯,在我心里,那我现在要去找真琴该去哪呢。”

和醉汉聊天真不容易,七濑遥把冰箱拿出本来要给橘真琴当夜宵的绿豆汤放在了后座,一边用车载导航寻找居酒屋的具体位置,一边想着要制止这种现象再次发生。

橘真琴升入大学后也加入了游泳部,大学的女孩子偏爱这种温柔又犬系的男生,每次游泳部训练都会有几个女生三三两两坐在观众席上红着脸窃窃私语。有一次七濑遥进校找橘真琴,居然看到有女生给他递毛巾,气得立马冲到他们之间,把橘真琴拉走。

“都怪你。”七濑遥双手环胸靠在更衣室的柜子上。
“我只拿遥给的毛巾不是吗,偶尔吃醋也很可爱啊。”
七濑遥最喜欢也是最讨厌橘真琴的温柔,直白又真心的告白每次都会立马抚平七濑遥的脾气,最长一次也不过半天。
“给你橘真琴专属的拥抱好吗。”
“嘁,抱吧,不许把我弄湿。”

由于橘真琴有着不怎么会拒绝人的技能,几个同期的朋友在期末考试后总会出去放松一下,他和七濑遥的关系也是公开状态,所以第一次被拉出去还带着七濑遥。
“七濑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盯着橘这个家伙。”
对面的几个人已经开始喝得有点飘飘然,一边开始哭诉着自己的桃花缘已经彻底消失,一边用双臂搂着两个人叫他们要好好的。

七濑遥本来就不是爱喝酒的人,对于吵吵闹闹的环境会有点焦躁,一个小时后就付了钱拉着橘真琴逃离了居酒屋。

“下次不许去。”
“嗯,我也不太喜欢那么吵闹的地方。”橘真琴第一次可以说是滴酒不沾,只在一旁陪七濑遥吃东西。

第二次期末就不是那么消停了。七濑遥在电话里再三叮嘱不要太晚回来的两个小时后,接到了橘真琴的告白电话。
“我!我是岩鸢高中三年级!橘真琴!”
“嗯?”
“我!我喜欢七濑遥!”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七濑遥摸不着头脑,把手机从耳边放下确认了是真琴打来的电话,又放回耳边。
“怎么了?”
“喜欢。”
“喜欢什么?”
“遥……”

尾音被延长,背景是其他几个朋友的起哄声,就知道这些人喝醉了。
“还是上次那个居酒屋吗。”
“嗯……”

把橘真琴从居酒屋哄出来再坐上副驾驶是个漫长的过程,醉后状态分几种,一种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然后睡着,那是似鸟爱一郎和山崎宗介那种类型。另一种是开始三三两两抱团开始伤感的类型,七濑遥脑中浮现的第一个人就是龙崎怜。还有一种最常见,开始豪言壮志说胡话,这类入选的人就比较多了,以松冈凛为头目,御子柴百太郎和叶月渚基本就是属于附和的角色,而橘真琴这种就是结合了第一种和另一种让七濑遥羞于启齿的类型——对着自己疯狂表白。而且不是自己的人绝对不会往上靠,非得找到自己。

“头还疼吗。”七濑遥端着咸粥和黄姜坐在了橘真琴旁边。
“啊……果然不应该喝第一杯啊。”
橘真琴不擅长拒绝人的性格绝对成为了喝酒的好对象。
“和朋友出去放松我不反对,毕竟终于考完试也应该放松,但是这样就不行了,宿醉可是很难受的。”
“果然还是遥最好了。”橘真琴一边点头一边乖乖地把黄姜都吃下去。
七濑遥本来想帮橘真琴扣上冰袋,却被橘真琴挡住了。
“被遥闻到酒味就不好了。”
“你啊,下次不许了。”


“先喝点水。”七濑遥收好自动贩卖机吐出的零钱,把一瓶水贴着橘真琴的脸,另一瓶拧开瓶盖对着橘真琴的嘴让他慢慢喝下去。
“我又喝酒了吗……”
对这种突如其来发问的幼稚问题,七濑遥不禁笑来了。
“是啊,有绿豆汤,要喝吗。”
“遥做的吗。”
“嗯,本来是你的夜宵。”
“要喝。”
“那我开慢一点。”

倒后镜映照着橘真琴的睡颜,夹杂着醉酒的痛苦。


终于考完了大二最后一次考试,橘真琴和七濑遥买了食材准备做一顿丰盛的庆祝餐。

“啊,我这次就不去了。”
“诶?橘有事吗。”
“嗯,要和遥一起吃饭。”
“啊那这样……”
电话的另一头突然传来类似接吻的声音。
“遥,我还在打电话……”
“不许去,我不想看到你又那么难受。”
“我拒绝了。”
“那就继续。”
又传来了手机掉落的声音,比刚刚突如其来的接吻声音自然了许多。
“可恶……橘那个家伙真好命!”
“七濑果然很照顾橘呢。”
“不如说橘是个妻管严更合适。”

之后,朋友们喝得比前三次都猛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