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社乱】樱桃梗[上]




“诶——福泽先生真是无趣。”
江户川乱步坐在福泽谕吉办公桌的对面把手中烤年糕拉长再放入嘴中。
“乱步,吃年糕的时候不要说话。”
福泽谕吉没有抬起头的意思,目不斜视地盯着手中的文件,情人节被江户川乱步拉着出去玩了一圈,仅仅只有一天,累计下的文件也堆成了一座小山。



打开一罐汽水,江户川乱步眯着眼盯着面前工作的恋人。
“福泽先生工作的时候真是帅气啊。”

发自内心的话直白又可爱。
尾音上翘,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嘴唇,诱人且可口的样子。即使已经二十六岁,顶着一副童颜,福泽谕吉每每亲吻时都觉得是在犯罪。



“福泽先生很无趣。”
第一次重复,语气染上了一点怒意。江户川乱步翘起修长的双腿,晃动着脚尖,双手抱胸等待着面前这个工作狂的反应。
“昨天陪你去了游乐园,不满意?”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福泽先生三百六十四天都在工作,昨天还是我硬拉着你出去。”


江户川乱步昨天吃遍了整个游乐园的零食和小吃,最后居然还拉着自己去吃了好几碗红豆汤。



面前的人终于抬起头看着自己,叹了口气。今天侦探社休息,也就是说此刻这件小小的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福泽谕吉散落在肩头的长发还被江户川乱步扎成了辫子,但福泽谕吉没有摘下皮筋。


“不做些什么太无趣了,不是吗。”
第二次重复,福泽谕吉感觉江户川乱步是真的有一点不耐烦了。



江户川乱步看到与谢野晶子放在桌上的新购入的樱桃,勾起嘴角。
“呐——福泽先生,我最近学了一个很厉害的技能。”



语毕,江户川乱步拿起一颗樱桃,把樱桃梗与果肉身分离,再用舌尖把樱桃梗勾入嘴中。



脚尖也同时伸向办公桌另一头,隔着布料磨蹭着福泽谕吉的下体,双手撑着头,嘴里还在搅动着樱桃梗,双眸染上了情欲。

福泽谕吉终于合上文件夹,呼吸的频率被打乱。


两人相识,安静的小空间除了布料摩挲的声音,心跳有一点大声。



江户川乱步突然停下脚上的动作,把口中的樱桃梗取出,一个漂亮的结,一个明显的性暗示。


“很厉害吧,福泽先生不想试试吗。”
江户川乱步把樱桃梗放在托盘上,绕过木质办公桌把福泽谕吉的椅子转向自己,跨坐了上去。


恋人今天很不对劲。福泽谕吉的观察力很好,自然会发现今天的乱步比平常更粘人,假日一般会待在家里一边看书一边吃粗点心,今天居然和自己一样早起,走路的距离都比平常近了一点。


“乱步,我说过——”
“福泽先生,我不是小孩子了。”

江户川乱步抚上福泽谕吉的肩膀,动作缓慢,江户川乱步似乎早就知道福泽谕吉要说的下一句话,抢先一步在他的耳边低语。

江户川乱步是个愿意主动示爱的人,对福泽谕吉的爱早就在十四岁开始生根发芽,但是福泽谕吉简直是个木头脑袋,确认恋爱关系都耗费这个名侦探大把的脑细胞。

“明明已经是恋人,明明已经属于对方,为什么福泽先生还是不肯碰我,连接吻也要征询我的同意。”
没有平时孩子气的语调,福泽谕吉也一时慌了手脚,江户川乱步低着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每天都想福泽先生多碰碰我,做出格是事情也可以。”

“只要是福泽先生,什么事都无所谓。”


福泽谕吉心疼不已,自己爱护十几年的人向自己发出这种抗议,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畏首畏尾。

年龄的差距也是其中一个因素,自己一定会比江户川乱步先离开,他不希望江户川乱步在自己身上投入太多感情,可惜这段感情愈演愈烈,深陷泥潭而无法抽离。


“乱步,你看着我。”福泽谕吉抬起头,指尖拭去眼泪。
“我很珍惜你。”

“那有这句话就够了。”
江户川乱步猛地贴上福泽谕吉的唇,口中的绿茶味和汽水味交融,今天的绿茶稍微有一点浓,江户川乱步没有把握好量,不小心多撒了一点茶叶。

两人的下身已经都有了反应,江户川乱步环抱着福泽谕吉。


“乱步你今天很不对劲。”
福泽谕吉拉下江户川乱步的裤子拉链,已经完全勃起了。

“非得比喻的话,应该是猫的发情期到了吧,都是福泽先生让我等太久了。”

福泽谕吉的和服和被完全解开,江户川乱步在锁骨间用手指打转。

“乱步,我教过你了,大人要对所作所为负责。”

隐意,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因为你诱惑我而挑起的。

TBC


可能!会有下篇!!那下篇就是R了!!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