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真遥】霍格沃兹恋爱史[1]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霍格沃兹pa 很OOC
※可能很多Bug 感谢提出 会努力更正
※二改 谢谢阅读啵啵








1.

“我想想……果然要买好多东西啊。”橘真琴拿着霍格沃兹超长的采购单在人群中穿梭,为了避免和自己一样是第一次来对角巷的七濑遥走散,两个十一岁的小巫师手牵着手好奇地看着周围的商店。

那边突然蹦射出的火花,成年巫师终于可以在校外使用魔法,挥动着魔杖帮助妇人移动盆栽。

七濑遥和橘真琴是不折不扣的纯血巫师,两人从小就凑在一起研究到底哪支魁地奇球队更酷,向往着能亲眼目睹火龙。

到了入学的年龄,两人也同时毫无悬念地收到了猫头鹰送来的入学通知书,虽然知道自己一定会入学,但橘真琴还是抱着七濑遥转了好几圈才拿着被揉皱的入学通知跑向厨房给妈妈看。

“我也要和妈妈一样变成巫师啦!”



“那,随便先挑一个开始吧。”七濑遥也扯开绑着羊皮纸的入学物品单,周围嘈杂的一切让他烦躁,指着“巫师袍”这一栏,就拉着橘真琴走进摩金夫人的长袍店。

“欢迎你们,我猜猜,是霍格沃兹的新鲜血液,那么,先来量量三围怎么样,孩子?”铜制铃铛与木门碰撞,七濑遥还未开口就被地板一格接一格犹如海浪一般托到了矮凳上,几根魔法卷尺快速跳跃着,摩金手上的羽毛笔也没有停下来过。

“是个身材不错的孩子,下一个。”

被点到名的橘真琴紧张到同手同脚,踩上矮凳,僵硬地打开双臂,下一刻就被软尺测量时触碰到敏感点,拼命保持着姿势,小脸憋地通红。
“放松点孩子,卷尺没有那么可怕。”
卷尺也亲昵地用金属制的顶部戳了戳橘真琴的脸以友好,在一旁看着的七濑遥噗嗤地笑出了声,扭过了头。

“你好像很紧张嘛。”七濑遥咬了一口奶油甜筒,舔掉了上面的跳跳糖,是很常见的甜品。
“遥你刚才太过分了。”橘真琴鼓着嘴一口气吃光了冰淇淋上所有的松子,大力地嚼着,似乎在向表示自己的小脾气。
“明明是真琴的样子太奇怪了。”七濑遥笑着低下了头,把甜筒最后一部分留给爱吃巧克力的橘真琴,又打开了羊皮卷。
“现在离奥利凡德的魔杖店很近,走吧。”七濑遥从石阶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的灰尘,伸出手把橘真琴也拉起来。

“听说挑魔杖很有趣。”橘真琴奋力地咀嚼着脆皮巧克力。



“试试这根,橘先生。”
奥利凡德从梯子上小心地爬下来,双手把魔杖递给了橘真琴。
橘真琴咽下一口口水,紧张地看着魔杖,奥利凡德开口。
“挥动它,对着铃铛怎么样?”
奥利凡德一边示范着挥动的动作,一边指向挂在柜子旁的铃铛。
橘真琴拿着魔杖指向了铃铛,刺耳的碰撞声充斥着小小空间。

“橘先生,快放下!”
奥利凡德大声地喊着,似乎想盖过铃铛的声音,橘真琴咬着牙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把魔杖小心翼翼地放在台上。

终于,一束金色的光闪耀后,橘真琴终于找到了适合的魔杖。

“十二公分长,独角兽羽毛芯,栗树制,看来你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很喜欢动物?”奥利凡德把魔杖递给橘真琴。

“嗯。很喜欢。”

橘真琴抚摸着魔杖,说起动物,不禁想起石阶上的白色猫,魔杖选主人果然永远都不会错。

“那么,到你了,孩子。”

七濑遥起身,橘真琴站到一旁时还给七濑遥打气。


奥利凡德转身抽出一盒魔杖,“或许落叶松会适合你。”

七濑遥接过魔杖,对着玻璃一甩,玻璃碎片撒了一地,奥利凡德急忙抽出自己的魔杖制止。

“恢复如初!”

七濑遥对手上的魔杖望而生畏,小心翼翼地放回了丝绸盒里。

奥利凡德托着下巴凑近七濑遥仔细观察,转动着银白色的眼球,过了数十秒发出了啊的声音,转身抽出了另一个盒子。

“七濑先生,试试这根。”

七濑遥对魔杖可以说开始有些害怕,轻轻地拿起,不知所措地看向奥利凡德。

“挥动即可。”
奥利凡德抬抬手,指着他们背后的书柜,七濑遥把一口气呼到底,指向了拥有红色书籍的书。

厚厚的古书立马弹向七濑遥,身后的木台出现了裂痕,还好他闪避地快,不然脸上肯定会出现通红的一道痕迹。

“遥!没事吧。”
橘真琴在一旁看七濑遥选魔杖心脏怦怦跳,拿着魔杖的那只手一定布满手汗。

“还好……”
七濑遥有些想放弃选魔杖这件事了。

奥利凡德又抽出来几盒,不是让木地板变成草坪,就是让玻璃高脚杯碎的四分五裂,七濑遥甩了甩酸痛的右手,看着奥利凡德再次拿出的魔杖。

这根魔杖的花纹精致漂亮,让七濑遥有着很微妙的感觉。


“试试这根。”
奥利凡德完全没有因为七濑遥没有找到匹配的魔杖而烦躁,兴致反倒越来越高。

七濑遥接过魔杖,和橘真琴魔杖配对一样的场景,一种不可思议又无法描述的感觉贯通全身。

七濑遥甩了甩魔杖,一束金色的火花绕着七濑遥转了一圈。

“太完美,十二英寸长,内芯是一只拥有海一般颜色的凤凰掉下的羽毛。榛子木制,很适合有下水能力的孩子。它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要好好相处。”

奥利凡德露出笑容,布满皱纹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两个人拿着魔杖走出奥利凡德的魔杖店都不禁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呢……”橘真琴看着七濑遥手中的魔杖苦笑。
“……”七濑遥发誓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了。

买完坩埚一类杂碎的小东西,两个人看着清单,只剩下最后一项:一只猫头鹰/一只猫/一只蟾蜍。


“遥想选什么呢。”
橘真琴在猫头鹰和猫之间难以选择,转向了七濑遥。
“不可以选海豚吗。”七濑遥皱着眉头盯着羊皮纸。
“不可以啦,再说了,海豚要怎么送信啊。”

“那就这只猫头鹰吧。”七濑遥指着一只棕色的猫头鹰,那只猫头鹰眼神竟然和七濑遥有几分神似。

“遥不是也很喜欢猫吗。”
“如果不能和真琴一个学院,我觉得猫头鹰更好。”七濑遥提起笼子就去付钱。
橘真琴看着七濑遥的背影,内心变得有些复杂。

“不在一个学院……”
橘真琴从小就没和七濑遥分开过几天,天天腻在一起玩,对方的喜好习惯底线都知道,如果分开,一下子肯定就会不适应。



两个孩子终于采购完毕,走向对角巷的出口。

“真琴怎么也选了猫头鹰,我还以为你会选猫。”七濑遥认为橘真琴天生有一种吸引猫的体质。

“如果不在一个学院,猫恐怕很难送信吧。”橘真琴抬起头和笼中的雪白色猫头鹰对视。

“希望你的猫头鹰别派上这种用场。”
“嗯,但愿吧。”


TBC

①Chestnut 栗树
这是一种非常多才多艺的木质,它的特性根据魔杖的内芯而变化多端,并且受魔杖持有人的个性影响。适合这种魔杖的巫师深谙魔法生物的驯服技巧,拥有极强的魔药天赋,天生擅长飞行术。但是,当栗木配以龙芯时,适合他们的主人有些过于沉溺奢侈品和物质享受,并且并不太在意他们的获取方式。相对的,连续三位威森加摩的领导人拥有栗木独角兽芯魔杖,这种组合的魔杖显示出对正义行为的特殊癖好。

真琴在原作中和石阶上的猫关系很好,对动物有着特殊的吸引,心里没有坏念头。栗树配独角兽芯的魔杖一定很适合他。

②Hazel 榛子树
一种敏感的魔杖,榛子木魔杖经常映射出他们主人的情绪,他们和那些可以理解自己并且控制自己内心情感的主人配合最为默契。主人之外的使用者必须格外小心,因为如果他的主人最近心情欠佳或者遭受了巨大的情感挫折,榛子木魔杖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吸收并释放这种负面情绪。除去那些微笑的不便之处,榛子木魔杖也有好的一面。他们可以胜任技巧娴熟的高超魔法,并且全心全意为他们主人奉献直到主人去世而‘枯萎’。榛子木魔杖同时拥有独特的寻找地下水的能力,如果经过隐蔽的泉水火井,他们会释放出银色的如同泪水般形状的烟雾。

榛子树的性质很适合喜爱水的遥,遥在原作中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感情但感情丰富的人物,经常把复杂的情感埋藏在心里,在真琴和其他朋友的引导下才慢慢发泄出来。

资料来自网络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