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真遥】七濑家训

个人归档

花枝的个人归档



※ooc 设定是大学时期

※啵啵谢谢阅读


继真琴第二次期末被大学好友拉去喝个烂醉回来后,冰箱上多了一张家训。

“不许去喝酒!”


“最喜欢小遥啦。”七濑遥再接通第三次橘真琴的来电后,就知道应该换衣服去接人了。
“你在哪。”
“在小遥心里~”
七濑遥怒火瞬间被橘真琴酒后真言消去一般,语调温柔了不少。
“嗯,在我心里,那我现在要去找真琴该去哪呢。”

和醉汉聊天真不容易,七濑遥把冰箱拿出本来要给橘真琴当夜宵的绿豆汤放在了后座,一边用车载导航寻找居酒屋的具体位置,一边想着要制止这种现象再次发生。

橘真琴升入大学后也加入了游泳部,大学的女孩子偏爱这种温柔又犬系的男生,每次游泳部训练都会有几个女生三三两两坐在观众席上红着脸窃窃私语。有一次七濑遥进校找橘真琴,居然看到有女生给他递毛巾,气得立马冲到他们之间,把橘真琴拉走。

“都怪你。”七濑遥双手环胸靠在更衣室的柜子上。
“我只拿遥给的毛巾不是吗,偶尔吃醋也很可爱啊。”
七濑遥最喜欢也是最讨厌橘真琴的温柔,直白又真心的告白每次都会立马抚平七濑遥的脾气,最长一次也不过半天。
“给你橘真琴专属的拥抱好吗。”
“嘁,抱吧,不许把我弄湿。”

由于橘真琴有着不怎么会拒绝人的技能,几个同期的朋友在期末考试后总会出去放松一下,他和七濑遥的关系也是公开状态,所以第一次被拉出去还带着七濑遥。
“七濑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盯着橘这个家伙。”
对面的几个人已经开始喝得有点飘飘然,一边开始哭诉着自己的桃花缘已经彻底消失,一边用双臂搂着两个人叫他们要好好的。

七濑遥本来就不是爱喝酒的人,对于吵吵闹闹的环境会有点焦躁,一个小时后就付了钱拉着橘真琴逃离了居酒屋。

“下次不许去。”
“嗯,我也不太喜欢那么吵闹的地方。”橘真琴第一次可以说是滴酒不沾,只在一旁陪七濑遥吃东西。

第二次期末就不是那么消停了。七濑遥在电话里再三叮嘱不要太晚回来的两个小时后,接到了橘真琴的告白电话。
“我!我是岩鸢高中三年级!橘真琴!”
“嗯?”
“我!我喜欢七濑遥!”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七濑遥摸不着头脑,把手机从耳边放下确认了是真琴打来的电话,又放回耳边。
“怎么了?”
“喜欢。”
“喜欢什么?”
“遥……”

尾音被延长,背景是其他几个朋友的起哄声,就知道这些人喝醉了。
“还是上次那个居酒屋吗。”
“嗯……”

把橘真琴从居酒屋哄出来再坐上副驾驶是个漫长的过程,醉后状态分几种,一种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然后睡着,那是似鸟爱一郎和山崎宗介那种类型。另一种是开始三三两两抱团开始伤感的类型,七濑遥脑中浮现的第一个人就是龙崎怜。还有一种最常见,开始豪言壮志说胡话,这类入选的人就比较多了,以松冈凛为头目,御子柴百太郎和叶月渚基本就是属于附和的角色,而橘真琴这种就是结合了第一种和另一种让七濑遥羞于启齿的类型——对着自己疯狂表白。而且不是自己的人绝对不会往上靠,非得找到自己。

“头还疼吗。”七濑遥端着咸粥和黄姜坐在了橘真琴旁边。
“啊……果然不应该喝第一杯啊。”
橘真琴不擅长拒绝人的性格绝对成为了喝酒的好对象。
“和朋友出去放松我不反对,毕竟终于考完试也应该放松,但是这样就不行了,宿醉可是很难受的。”
“果然还是遥最好了。”橘真琴一边点头一边乖乖地把黄姜都吃下去。
七濑遥本来想帮橘真琴扣上冰袋,却被橘真琴挡住了。
“被遥闻到酒味就不好了。”
“你啊,下次不许了。”


“先喝点水。”七濑遥收好自动贩卖机吐出的零钱,把一瓶水贴着橘真琴的脸,另一瓶拧开瓶盖对着橘真琴的嘴让他慢慢喝下去。
“我又喝酒了吗……”
对这种突如其来发问的幼稚问题,七濑遥不禁笑来了。
“是啊,有绿豆汤,要喝吗。”
“遥做的吗。”
“嗯,本来是你的夜宵。”
“要喝。”
“那我开慢一点。”

倒后镜映照着橘真琴的睡颜,夹杂着醉酒的痛苦。


终于考完了大二最后一次考试,橘真琴和七濑遥买了食材准备做一顿丰盛的庆祝餐。

“啊,我这次就不去了。”
“诶?橘有事吗。”
“嗯,要和遥一起吃饭。”
“啊那这样……”
电话的另一头突然传来类似接吻的声音。
“遥,我还在打电话……”
“不许去,我不想看到你又那么难受。”
“我拒绝了。”
“那就继续。”
又传来了手机掉落的声音,比刚刚突如其来的接吻声音自然了许多。
“可恶……橘那个家伙真好命!”
“七濑果然很照顾橘呢。”
“不如说橘是个妻管严更合适。”

之后,朋友们喝得比前三次都猛烈。

END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