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轰出】偶尔同居[1]

※欧欧西
※就是两人从还没同居然后穿插回忆然后再同居 反正就是十分日常的日常 还傻白甜
※随便起名的
※啵啵 谢谢阅读 喜欢的就小心心小手手评论




0.

绿谷睡的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从背后 被人环抱住。

“轰君?”

台灯被打开,迸发出暖色的光,身后的人用鼻音回应了绿谷,夹杂着疲倦感,轰焦冻把头靠在了绿谷的颈部,贪婪地呼吸着有绿谷味道的空气。

“累了吧,先去洗个澡。”

绿谷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抚摸着轰焦冻的头发,依旧柔软。犹如哄孩子一般拍拍他的背,身上还穿着未换下的正装。古龙水的味道还未彻底散去,紧紧环绕着绿谷。

“绿谷……想你了,就抱一下。”

轰君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粘人了呢。
绿谷冒出一个坏心眼,抱着轰焦冻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撞掉了床头柜上一堆的书和闹钟,直到轰焦冻束缚着绿谷才罢休。

“终于舍得回来啦。”

1.

“轰小姐,这套公寓绝对符合您的标准。”房屋中介带着轰冬美看了数十套公寓,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


“焦冻你和出久要同居啦!”拿着餐盘的轰冬美听到这个消息,语调都微微上升。

轰焦冻和绿谷自打学生时期开始交往,对轰冬美来说,同居就说明已经准备迈入婚姻的殿堂,轰冬美很羡慕两人的爱情,打心底祝福弟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作为姐姐,自告奋勇地提出帮他们找房子,一来是因为两人英雄的身份怕被暴露,二来两人工作繁忙,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对比每套房子的优劣。

“那焦冻对房子有什么要求呢。”
“嗯……和式。”
“出久他住的习惯吗?”

这点也让轰焦冻头疼不已,住房习惯大概是两个人最大的分歧,不,也不能说是分歧,绿谷在那件事之后已经妥协了。


饭田组织的晚自习结束后,轰焦冻异如往常,变得有些扭捏,拉住绿谷的一角。
“我今晚可以去你那边过夜吗?”

眼神纯良无害,闪着期望和无辜交织的光。

“如如如果轰君不介意当然可以!!!”
那时候两人的爱情火苗燃烧正旺,刚刚接受轰焦冻的表白就要同床共枕大被同眠,绿谷这么想着,在安静的电梯里心跳声仿佛都被放大了好几倍。

开门那刻,轰焦冻就傻眼了。
完蛋,忘记绿谷睡的是床。

“轰君会很累吗,我洗漱完还要看一会书才睡。”绿谷叼着牙刷看着轰焦冻。

轰焦冻还在思考明天应该哪节课偷偷补觉。

“要不我去轰君那吧,轰君应该睡不了床。”绿谷早就发现轰焦冻不对劲了,从房间出来以后,就一直忧心忡忡,回想起大家参观房间那天轰焦冻说的话,还是自己当小绵羊,送入狼口比较好。

“嗯……”轰焦冻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开的口,还好绿谷善解人意。

“啊那这样的话,以后结婚会很不方便呢,但是我会配合轰君的和式习惯,毕竟像轰君那么优秀的英雄一定要好好休息啊,我倒是无所谓,只要有房间放欧尔麦特的周边就好啦。”

绿谷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算在暗示向他求婚吗,我们到适婚龄了吗。

多年后回想,绿谷当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这种暧昧的话。

2.

“就是这套。”轰冬美把装有房屋介绍的牛皮纸袋递给正在喝茶的两人。
绿谷塞了一块羊羹后贴到轰焦冻旁边,看着这种老夫老妻的相处方式,轰冬美的幸福感又上身了几分。

“唔,我看看。”
“东西吞下去再讲话,等下被呛到。”
“我又不是小孩子。”

“诶这套不错诶,三十七层,三百五十叠,和式装修,而且是刚完工的新公寓。”
轰焦冻不自觉地搂过爱人,要住新房的兴奋犹如小朋友得知要春游一般。
“你喜欢吗?”
“重要的是轰君喜不喜欢吧,我这方面肯定要顺着轰君啊。”


森林合宿后,暑假大家都被禁止出门,睡前按捺不住可以收集印有欧尔麦特图案的木棍的心情,拆开一根欧尔麦特代言的苏打冰棒之后,绿谷听到了门铃声。

“轰君?!”
轰焦冻背着书包,绿谷立马把轰焦冻拉进玄关。
“相泽老师不是说过不能出来吗!这么晚很危险的!”
“吵架了……”如果轰焦冻是猫科动物的话,耳朵应该是从进玄关开始就软趴趴的。

把轰君邀进客厅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这种场合吃冰棒怎么看也不合适。
“绿谷……”
“诶!什么时候!”
“冰棒化了。”

绿谷这才看到尾部已经有几滴融化的冰棒顺着手滑下。
轰焦冻站起来,在绿谷面前半蹲跪姿势,舔掉了有点盐味的融化的冰棒。

“可以收留我吗。”

根据证人轰焦冻的口供,当时绿谷脑袋已经当机到无法做出反应,脸红的程度也有了个新突破。

多余的被子都放在妈妈的房间,绿谷不好意思打扰,只好和轰焦冻挤在单人床上。

“轰君还不睡吗。”绿谷的声音已经染上疲倦的语调。
“嗯,看着你睡就好了。”

绿谷的呼吸声终于平缓,被子下缩成一团的身躯规律的起伏着。
轰焦冻简直就是个腹黑。
他上午睡的饱饱的,为的就是这一刻。
绿谷的睡颜啊!!
两个人用短信聊天已经有一个月了,因为安德瓦平时在家,连电话都不能打几通,他想绿谷出久想到精神无法集中了。
作为一个理性思考的人,当然要有个计划。
简单的说,睡饱看绿谷。

大概是两个人盖一床被子,中间的空隙太大,冷气使劲往里钻,短裤短袖的绿谷无意识地往轰焦冻那边靠拢。

啊,超开心,盖着绿谷味道的被子还抱着绿谷,超开心啊。



TBC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