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花枝

我是花枝
主写轰出/真遥
御子柴百太郎世界第一可爱

【轰出】爱恋成熟体[上]

※关于两人学生时期的恋爱


※交往中


※砂糖






在雄英的最后一学年,每天都有这各种各样的小测和考试,英雄科不仅要保持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每一天都得绷紧神经,每一天的总结就是一个字:累。




轰焦冻终于和绿谷出久秘密恋爱,上课时绿谷偶尔回头都会撞上轰焦冻的视线,又慌慌张张转回去,初尝恋爱的感觉让绿谷心里的小鹿不知道乱撞了多少次,更何况还是这种等级的帅哥。


轰焦冻坐在后排。先前对这个位置没什么感觉,自从恋爱状态从单身到恋爱中后,轰焦冻觉得这个位置简直是最佳“观久场所”。仅仅是背影,轰焦冻看多少次都不腻,被枯燥的数学和物理搅地脑袋一片昏沉,抬起头看看绿谷,心里的沉闷瞬间烟消云散。




眼神对上了,绿谷的耳根红了,真可爱。






两人的恋爱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也算是一件好事,不然又是一片轰动,打扰了原本秩序井然的生活。


最后一学年要做的事情很多,尤其是未来进入哪家事务所实习,能力是否真的能顶住“英雄”这一称号。绿谷和轰焦冻更是背负着各自的压力,每一天互相支持着。轰焦冻一天里最期待的就是午休和晚休。








“今天不吃猪排饭吗?”轰焦冻自然而然地坐在了绿谷的正对面,注意到今天绿谷的餐盘并没有放着和往常一样的猪排饭。


“不……不是很想吃什么东西,就随便点了一份。”




绿谷的胃从昨晚就开始间歇性的疼痛,原本以为只是小问题,没想到第二天疼痛不减,请假自然会影响到课程进度,只好硬着头皮撑了一个上午。




这当然很奇怪,今天上午有两节物理课和实战课,大强度的训练居然不想吃饭。


“不舒服吗?”






“嗯…胃有点疼。”


绿谷把脸埋在手臂间闷闷地回答到。






“稍等一下。”




几分钟后,轰焦冻拿着粥和温水回到了位置上,把餐盘推到了绿谷面前。


“先喝粥,等下我陪你去医务室。”






“不想吃东西…”


轰焦冻看着绿谷有些痛苦的表情,就拿起汤匙,舀了一勺粥,吹凉后递到了绿谷嘴边。绿谷没有呈现出任何不自在,一口一口乖乖吃完了热乎乎的粥。


好在位置不算明显,好在绿谷的胃疼已经好转。






平凡而黏腻,即是爱情。






晚休前时不时都会有一场饭田组织的读书会或是复习会,偶尔还有一些实战经验交流的讨论,轰焦冻总是坐在绿谷旁边的位置,两人总是互相问对方问题,轰焦冻总是借绿谷的笔记补充知识点,绿谷总是保存着轰焦冻讲题时写在稿纸上的思路。多年后被轰焦冻翻出来,绿谷还脸红老半天。




“因为当时……焦冻的字那么好看,讲题时候认真的样子真的太吸引人了。”






夏时穿着短袖,绿谷的右手臂无意地触碰轰焦冻的左手臂,传来不同的温度,即是对方陪伴着的最好证明。






公共休息室的大家都三三两两地结伴回房间,只剩下轰焦冻和绿谷两人。绿谷趴在桌上小憩,绿谷是标准的娃娃脸,睫毛很长,微微上翘,均匀平缓的呼吸声随着背部起伏。


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




“呜…”绿谷突然皱起眉。


“怎么了。”


“轰君…”


“在。”


“困了…”




轰焦冻嘴角不自觉地上翘,轰焦冻享有绿谷的独家撒娇,绿谷总是展现着自己坚强优秀的一面,软弱之处只会毫无顾忌地暴露在轰焦冻面前。




轰焦冻五指伸进了绿谷的五指间,十指交叉,和绿谷一样趴在桌上。




晚安,出久。




这便是两人的初牵。


在绿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毕竟第二次牵手还是绿谷鼓起勇气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抓住轰焦冻的手以“肚子饿”了的名义走向鲷鱼烧迟迟不放,老套又管用。在得知不是初牵以及初牵毫不知情就没了的时候,1%的SMASH献上。








夜里醒来,绿谷发现自己并没有在自己的床上,周围和式的风格,应该是轰焦冻的房间。


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轰焦冻的房间醒来,大概是安心的缘故,自己总会在轰焦冻在的时候睡过去。




绿谷往轰焦冻的位置靠了靠。




晚安,焦冻。






同床共枕对他们来说并不稀奇,学生时期只是单纯的在对方房间过个夜,就连第一次也没有多少别扭之处。绿谷靠着手臂不停地点头,连着两天都熬夜复习,第三天有些吃不消。




“困了先睡吧,床已经铺好了。”


轰焦冻抚过绿谷黑眼圈,发动个性,手部微微加热,替绿谷按摩着太阳穴。




两个人就抱在一起睡了一个晚上,睡相一向良好的轰焦冻也因为过于放松神经,第二天整理头发花费了不少时间。在轰焦冻房间过夜的第二天,轰焦冻在绿谷手忙脚乱打领带时,理了理翘起的绿色卷发,把绿谷转向自己。




“今天我帮你打吧。”




就这样,打着整齐领带的绿谷成为女生夸赞的焦点对象。




你说初吻?是个不知道是轰焦冻故意还是刻意的“巧合”。




绿谷踮起脚好不容易拿到了书,一转头就是一张放大的轰焦冻的脸,唇上的触感让绿谷有些发懵。




“诶——?!???”


“抱歉,吓到你了。”




“轰君为什么突然站在我后面啊!”


“我想帮你拿书。”




轰焦冻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如果能看到猫耳,一定都软塌塌地垂下。




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心知肚明,刚刚接吻了。




“刚刚……”




“嗯。”




绿谷脸部温度上升,翻开手上的书遮住脸。




“再试试吗?”


“啊?”


“刚刚的,怎么会算。”




轰焦冻移开绿谷的书,再次凑上去,没有技巧,生疏又急切,初吻充满爱恋。




初吻让绿谷羞地一天都没敢直视轰焦冻。






TBC







评论

热度(32)